南安康美油漆彩繪工匠郭榮耀 傳承五代揚名海外(組圖)

2016-04-14 12:31:55 來源: 今日泉州網

0瀏覽 評論0

隨著時代的變遷,不少傳統老手藝逐漸從人們的生活中退出。到底是人們的理念更新速度太快,還是民間手工藝真的已經落后?日前,記者在和從事手工油漆彩繪已有50載的油漆彩繪工匠郭榮耀對話時發現,彩繪行當,雖漸式微,但仍有一群人在堅守,他們正描畫著這道“讓家族榮光”的色彩。

閩南古建筑彩繪多存于廟宇之中,以油漆為原料,在楣、大通等梁架上繪制出山水、花鳥等彩繪圖案,并在斗拱、長案桌中貼金,雕梁畫棟、流光溢彩、巧筆精工……位于康美鎮園內村正在建造的關帝廟內,郭榮耀挽著衣袖正在為一橫梁上漆,一筆一畫如變戲法般從他的袖子里跳躍而出,淡淡油漆香彌漫整個廟宇,散發著在歲月中沉淀出的篤定氣質。一把補刀、一支畫筆,為四鄉八里一座座傳統建筑“施粉抹黛”,也繪制出郭師傅50年風雨的堅守與期待。

南安康美油漆彩繪工匠郭榮耀 傳承五代揚名海外(組圖)

給八仙桌上漆。

南安康美油漆彩繪工匠郭榮耀 傳承五代揚名海外(組圖)

木構建筑細節之處見功夫。

南安康美油漆彩繪工匠郭榮耀 傳承五代揚名海外(組圖)

楣板上的獅子經過彩色油漆點睛后更加活靈活現。

14歲拾起補刀學習油漆彩繪

一個涼爽的午后,記者驅車從康美鎮園內村隘門行駛1公里多來到關帝廟。郭榮耀師傅早早地就在廟宇門口等候記者,白色的襯衫外搭暗紅色馬夾、一襲長褲,精神煥發的他讓人讀出了與閩南古厝一脈相承的氣質。

說起與油漆彩繪的緣分,郭榮耀表示,這可以說是家族傳承的必然。“我爺爺的爺爺就是一位油漆彩繪工匠,傳到我這里已經是第五代了。”出生于1953年的郭榮耀14歲就跟著爺爺開始學習油漆技藝了。“我小學沒畢業就跟著爺爺開始學習手工油漆,到現在已有50個年頭了。”

郭家祖籍在永春,早前在家具廠做油漆彩繪,后來到洪瀨、康美、洪梅一帶承包寺廟、宗祠的彩繪工程,郭家技藝遠近聞名。而對于大半輩子從事油漆彩繪的郭師傅來說,談起這門手藝可謂如數家珍。

“剛開始我們使用的原料是老漆,老漆的原料是漆樹的汁液,乳白色液體和空氣接觸后就會變色。由于老漆含有雜質,在使用前要經過晾曬去掉其中的水分,再經過過濾去掉雜質。”郭師傅說,曬漆一點也不輕松。根據天氣的不同,晾曬的時間也不一樣。天氣較好時,曬10斤的老漆需要兩三個小時。而老漆經過日光翻曬、過濾后成為熟漆,熟漆并不能馬上使用,還需要加入桐油或血料等,才能夠達到色調多樣、漆面光亮如鏡。

大多數人對老漆過敏,郭榮耀也有同樣的經歷。“習慣了就好。”這是郭榮耀給記者的回復。“如今我們可以買到相應的成品漆,繪畫也可以用油畫原料直接繪制,事前的工程量大大減少。”

記者看到在大廳的角落處,放置了各種顏色的聚酯漆和膩子粉,還有多個木構件正等著上漆。郭師傅拿起補刀,黏上油漆熟練地刷在佛龕橫欄上。每次最多也只能刷出三五公分的距離,而一個佛龕的橫欄有近60公分,要將佛龕的各個立面及內部刷滿油漆,就需要一遍一遍地重復這個動作,這對一個人的耐心、細致程度都是很大的考量。“佛龕的邊角還有一些孔,這些孔油漆刷不到。”郭師傅表示,這就需要將表面找平再用白色膩子刷涂木基層,以填充木材裂縫和不平的表面,有“見底就白”的規則。

上完第一遍漆后,待漆干后才能進行下一步補平。“一般用眼睛觀察加上手指頭測試,用手指頭摳漆面,如果指甲摳到漆了,說明漆面還沒干,要繼續晾,反之就干了。”記者看到郭榮耀的10個手指甲及手掌都有或紅或綠等不同顏色的油漆及顏料。“平常干活肯定會沾一些,這很正常。”而一般經他手的工程都是上三遍漆,質量比較有保證。

[責任編輯:盧僑生]

相關閱讀

126期四肖中特